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仙女還是欲女
     我的耳邊只充斥這房間內包括我在內一男兩女三個人彼此間愈發濃重的呼吸聲響。也就在此時,周靜宜再次把嘴貼到了我的耳邊,用一種近乎于蕩人心魄般的語調對我說道:“你是我的獵物!誰也別想把你從我手中搶走  ”

      就是這句話,讓我之前所有的抵觸心理乃至于理性的思維徹底全都驅散了。

  她是母親的“暗樁”也罷,始終在監視利用我也罷,在欺騙我也罷。一切好像都不重要了!我的腦子里只想起了同她在一起的溫馨與快樂。更多的則是欲望  

  我也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居然甩開了壓貼在身體另一側的夏姜,接著側翻,整個人壓到了周靜宜的身上。周靜宜隨即咯咯的笑了起來,笑的同時,我注意到她斜著眼睛瞟了一眼被我推開的夏姜,得意的態度溢于言表。她顯然是在向夏姜示威。但此刻的我哪里還會在乎這些  

  周靜宜之前的一系列挑逗令我體內的紅蓮之力似乎陡然間開始了匯聚,灼熱的力量讓我腦子一片空白,我的思維處于在了一種停滯的狀態之中,想的,看到的,只有眼前的漂亮美女,潛意識則告訴我,美女能令我快樂,并讓我得到發泄。

  我緊緊的抱住了周靜宜,親吻舔舐著她臉蛋和脖頸,而周靜宜則輕車熟路般的開始脫解自己的服裝。同居了大半個月,彼此間的這點默契對于我和她而言是早已有之了。此時的我完全忘記了所處的真正環境,在我的意識中,我和她此刻已經回到了兩人之前近大半個月來戀戀不舍的床鋪上。

  “嗯、嗯  哦  ”

  周靜宜在扭動身體,掙脫了全身的束縛之后,終于喘息著,對我的熱切做出了回應。一只手勾住了我的脊背,上下撫摸著,另一只手則按在了我的頭頂,用力將我下壓。

  我順著她的按壓,沿著她脖頸一路向下,用力親吻著經過的每一個位置每一寸肌膚。高聳堅挺的乳房,細膩柔順的腰肢,平坦柔軟的小腹  周靜宜喘息著,身體微微的顫抖著,更進一步刺激著我的情欲。我不斷蜷縮著身體,一路向下,舌尖最終掃蕩到了她肢體最下端的芳草之地。

  手臂一抬,將周靜宜的兩條大腿分開抬起,直接把頭埋了進去  

  嚴格的說,我過去并不是太喜歡給女人口交,僅僅只是興之所至,在高度興奮的情況下會嘗試著來上那么一兩次。至于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即便是保養的再好的女人,那下身的氣味也都是腥騷的味道。那氣味或許能刺激男性的情欲,但對我而言,偶爾品味一下可以,事畢之后卻多多少少都會讓我感覺到幾分惡心。當然,男人的下身也一樣,雖然有刺激作用,但很少有女人真的喜歡那種味道。所以我同幾任前女友做愛也罷,一夜情也罷,都不大會同女性之間有太多彼此口交的過程。但這一切在同周靜宜建立親密關系之后發生了變化。

  在與她同居的這段時間里,但凡做愛,我幾乎都會迫不及待的想要用嘴好好品嘗一下她的密林溪谷。因為她好像一樣,下體不僅沒有絲毫的異味,更隱隱約約帶著幾分異香。

  男人女人在床上,什么話都能說,什么話都敢講。我曾經就此特別詢問過她。她的解釋倒也簡單  重視衛生,多清洗,做愛前用點保健藥液之類的。對于她的這種解釋,我實際上是有些不以為然的。因為跟我上過床的女人中,像她這樣重視衛生清潔的不是沒有,記憶中張露,還有我那最后一任女友也都差不多??烧孀龅臅r候,那腥騷的氣息照樣是存在的。但除此之外,似乎又找不到其他合理的解釋。加之我倆那時好的就跟蜜里調油一樣,我當然也就沒有在這所謂細枝末節的方面考慮太多,只是在不知不覺當中迷戀,甚至于習慣性的將這一過程添加進了我和她每日做愛的固定程序當中了。

  周靜宜在我抱住她雙腿的時候,“啊”的輕聲尖叫了一下了。接著腰部習慣性的扭動了起來。此刻的我又怎么會讓她輕易掙脫,雙手用力卡住了她的大腿根部,任由她兩團雪白的屁股在我的胸口來回擠壓掙扎,張嘴就貼上了她此刻已經充分濕潤和滑膩的兩瓣略顯肥厚的肉條之上。

  在我的舌尖接觸到她穴肉上方粉紅色凸起的瞬間,周靜宜呼的長長出了一口氣,背部貼在地面身體劇烈的顫抖了起來。而原本扭動掙扎的兩條大白腿反倒徹底的耷拉在了我的手臂上  

  在我嘴唇和舌頭來回的摩擦刺激下,視線中白嫩閉合的肉蚌在顫抖中微微翕動著,一股股半透明的淫液從張合的粉紅肉穴中擠壓著緩緩涌出。我貪婪的用舌頭翻卷品嘗著這種同所有女人都不同的帶著某種奇異香氣的味道。

    每次同周靜宜進行著一過程的時候,我都會莫名其妙的聯想到奶奶以及我那個妖艷異常的母親。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但之前也未曾對周靜宜說起過這個事情。親密愛人之間討論性愛正常,但要牽扯上長輩那就顯得極不和諧了。要說了,沒準會讓周靜宜懷疑我真的有強烈的戀母或者戀奶情節。雖然在同她的性愛中,她和我也進行過此類“角色扮演”般的性愛體驗,但那僅僅是為了調情,說白了是娛樂和增加快感。要男女愛人一方真的存在戀父或者戀母行為的話,那恐怕就是另一回事了!

  可就在此時,我產生了某種不可思議的想法和幻覺。眼前赤裸的周靜宜仿佛正在我的視線中逐漸變幻成了我那個“邪惡”的母親!雖然我從來都不知道母親最終的長相,但卻毫不影響我對母親的印象徹底的覆蓋和依附在周靜宜的身上  

  “婊子,欠操的婊子  為了達成自己的私欲,勾引了老爸!把我生下來后,覺得我沒用,就把我像垃圾一樣的拋棄!發現我是紅蓮之后,又覺得我有了用處!然后厚顏無恥的故技重施!又打算用美色來勾引自己的親生兒子  那我就成全你!讓你見識見識你自己兒子的厲害  讓你嘗嘗你兒子這根肉棒的味道吧!我是從你肚子里爬出來的是吧?現在就讓我的老二回去,去到曾經孕育過我的場所  再一次去占領哪里!把哪里給裝的滿滿的  ”

  這瘋狂的念頭令我整個人都激動的顫栗了起來。我重重的把周靜宜的大腿朝下一放,周靜宜應該是沒有估計到我此刻粗暴的動作,在臀部撞擊地面的瞬間,痛的叫喚了起來。卻不曾想這痛苦的叫聲,反倒更加刺激了我的野性。因為在我的眼中,發出痛苦叫聲的就是母親!我瘋狂的撲到了周靜宜的身上,接著腰部一聳。

  “噗嗤”一聲,我粗大的肉棒幾乎沒有絲毫保留的整個刺進了眼前女人細嫩柔滑的蜜穴之中  

  周靜宜早已被我當成了母親的替身。我喘著粗氣,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快速而有力的抽查當中。在我的沖擊下,周靜宜發出了痛苦卻又帶著某種滿足的呻吟聲。一開始,那聲音還隨著我的腰部運動而有節奏的響起,到后來,則徹底連接在了一起,如同催情的樂曲一般,在我的耳邊旋轉縈繞。

  伴隨著女人叫床聲響的還有男人女人下身交合所發出的摩擦聲,在我和女人結合部位的縫隙中,粘稠而潤滑的液體被一點點的擠壓了出來,最終在地面匯集并朝四周擴散了開來。

  此時的夏姜就如同傻瓜一樣,側身跪坐在我和周靜宜的身邊,一雙美麗的大眼睛睜的溜圓??峙麓藭r,她才是真正第一次見到男人和女人做愛的場面,也才真正知道了男人和女人之間究竟是怎樣一回事情了!

  她傻傻的注視著我和周靜宜正在進行的激烈運動,臉上不知不覺的泛起了一片紅潮  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嘴唇后,她緩緩的脫下了自己的衣服,最終全身赤裸的癱坐在了一旁,目不轉睛的盯著我和周靜宜身體緊密連接的部位!

  接著似乎是學習著周靜宜此刻的動作姿態一般,岔開了雙腿,一只手慢慢的按到了自己兩腿之間的位置上下揉搓了起來  漸漸的,這丫頭的臉越來越紅,身體也開始了輕微的顫抖,并發出了和周靜宜一樣的嬌喘聲  

  “喔  寶貝兒  喔  我的心肝肉  ”

  也不知道沖刺了多久,周靜宜終于陷入了徹底的意亂情迷之中,在反復扭動著頭部的同時再也沒有任何保留的放肆浪叫了起來。

  而“寶貝兒、心肝肉”這樣一種語帶雙關,既可以用在愛人身上,也可以用在心愛子女身上的用詞更進一步刺激了我此刻腦海中對于母親的幻想!

  在不斷的沖刺中,我埋下了身子,把頭貼在女人堅挺雙峰之間,一邊努力挺動著腰肢,一邊控制不住的以細不可聞般的聲音叫喊了起來?!? 媽媽  媽媽!”對我而言,此時的我仿佛真的就是趴在母親的身上,正在肆意妄為的侵犯著自己的親生母親。并拼命的從這種禁忌的亂倫性愛當中不斷滿足著自己的那種邪惡心理和變態的需要!

  我的叫喊聲周靜宜當然是聽到了  但很明顯,她并不知道我此刻真實的心理狀態,或許認為我和過去一樣,是想用這種稱呼來增加彼此的性快感!她是聰明的女人,知道對于男人而言,性愛上的不合作是最傷害彼此感情的一種行為。所以當她聽到我的輕聲呼喚之后,再次改變了對我的稱呼!

  “喔  用力  快  快  我的寶貝兒子!媽媽要來了  要來了  ”

  周靜宜輕聲叫喊著,身體控制不住的緊繃了起來。在我更加瘋狂的聳動和沖刺下,她全身劇烈痙攣了片刻,隨即進入了微微顫抖的狀態當中!

  我感覺到了這一切,知道她已經進入了徹底的興奮和高潮之中。一種難以名狀的征服感隨即充斥了我的全身!這種感覺,或許沒有射精時的那種直接的肉體快感來的強烈,但對于多數男性而言,其帶來的心理滿足感實際上遠遠超過直接的肉體快感。

  畢竟同居了一段時間,我和周靜宜對于彼此的身體需要和性愛習慣也算是知根知底。她并不喜歡在高潮中持續承受我的沖擊,而更愿意緊緊摟抱著我去感受親密愛人之間的那種溫存。所以確認她到點后,我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暫時停止了抽插,而同她緊緊的摟抱在一起彼此撫摸起來。一般情況下,等她享受完了這一波快感之后,我自然又會開始新一輪的動作。這樣一次又一次,直到我和她再某一次合適的時機中共同達到高潮。

  不過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當我感覺她這趟高潮逐漸散去,正要和過去一樣再次聳動腰部時,這女人忽然用力把我從身上推了開來。拽著我的胳膊,在我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推到了夏姜的身上。

  在一旁已經“自慰”了半天的夏姜估計也沒預料到這種情形,尖叫著被我壓在了身下。而周靜宜緊跟著就貼到了我的身后,一只手握住我肉棒的同時,另一只手按在了我的屁股上,在將我肉棒對準夏姜分開的雙腿正中位置的同時,用力一推  

  “死丫頭  不是那么想跟我搶男人么?我成全你  讓你知道知道我男人的厲害!”周靜宜猖狂的笑著,臉上滿是得意和瘋狂的表情!一種施虐般的味道毫不掩飾的從她的臉上散發了出來。

  我萬萬沒有想到,我和夏姜的第一次,居然就在這樣一種情況下,發生了。

  “緊湊  狹窄  嚴重的阻塞感!”

  當我的肉棒破開阻塞最終進入夏姜身體后,一種不久之前曾經類似的感受襲上心來  “處女”!此刻,我終于稍微恢復了些許理智,慌慌張張的想要起身脫離同夏姜的接觸。因為就在我進入這丫頭體內的一瞬間,這丫頭連白眼都翻出來了。

  卻不曾想,我的老二還未全部抽出,周靜宜又重重的在我屁股上用力推了一把?!鞍蛇蟆币宦?,我隨即再一次的重重捅了進去  

  不僅如此,周靜宜隨后整個人貼上了我的后背,將我死死的固定在了此刻的位置之上,同時發出了難以想象般的邪惡笑聲!

  “這丫頭絕對是處女  這一下子夠她受的!你可別只顧自己爽,開始的時候得溫柔些  咦,這丫頭落紅了。這血色怎么是天藍色的?”周靜宜原本用力抵在我的背后調笑著,不過低頭便注意到了我們三人身體下方流淌出來的液體顏色不對,詫異的嚷嚷了起來。

  “她可是神女啊  血液是藍色的。你現在才知道么?”我終于恢復了大部分的神智,慌亂的扭頭向周靜宜解釋著。

  “切,我管她是神女,仙女了!仙女就不能被男人上么?七仙女不是一樣被董永給操了!”周靜宜看到我此刻樣子,當即露出了鄙視的神情!

  “你害死我了  這是褻瀆神靈??!”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此刻的狀況了,腦子里就冒出了“褻瀆”這樣的詞匯。

  “我呸了  你不是說王烈那家伙連玄女都殺了!玄女不一樣是神靈!他都不在乎,你在乎個什么勁??!何況進都進去了,你后悔有個毛用??!你看這丫頭,緩過勁來了!趕緊動啊  你弄疼了她,要不能接著把她弄爽了。那你才等著神女降罪吧!”周靜宜倒是一臉的滿不在乎,一邊在我背后扭動身體,用她的雙乳刺激著我情欲的同時拼命的慫恿著。同時雙手摟著我的腰,竟然開始引導起了我的抽查動作。我在徹底失神的狀態下,被動的緩慢運動了起來,嘴里兀自同周靜宜爭辯道:“她可是第一次,女人有幾個第一次就能體驗到性快感的?”

  “那是女人,你不是說她是神女,仙女么?神女、仙女當然是和普通女人不同的!拿出你平日里對付我的那些個手段來  說不準她這第一次就能快活上天,銷魂爍骨了!”周靜宜一邊說,一邊側過身子,伸手撩撥起了夏姜奶頭。

  她經驗豐富,這隨便捏弄了幾下,原本已經雙眼孔洞無神的夏姜隨即發出了女人在受到性刺激后的輕微呻吟聲。

  “看吧,看吧  她有感覺了!你個死鬼  老娘我幫你占了這么大個便宜,你還不感謝我!趕緊動了  注意節奏,別沖太猛!溫柔的  ”

  這一刻,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周靜宜了,活脫脫變了成一個逼良為娼的老鴇!但下身傳來的那一陣陣未曾感受過的異??旄袇s又迅速占據了我的整個大腦。我在周靜宜不斷的慫恿和教唆下,竟然不由自主配合的開始了緩慢的運動。

  動著動著,我終于心里一橫,甩掉了一切的胡思亂想,將注意力集中到了夏姜這丫頭的身上!周靜宜說的沒錯,這做都已經做了,就算我現在臨時終止,也改變不了我破了夏姜處女之身的現實。而且之前,老韓,王烈那幾個家伙就曾經不斷的慫恿我把夏姜拿下。說是對我和夏姜彼此都有好處。之前同王烈的交談中我了解到,即便夏姜這丫頭經歷化繭成仙的這么一個過程,但其不斷釋放陰氣的狀況并未發生任何的改變。王烈等人在守衛夏姜花繭的過程中,每隔三天同樣都要施展一次法陣用以中和著丫頭的散發的陰氣。也就是到了這里之后,即便夏姜在這里制造出了轉陽地,也不會對外面的普通人造成什么不良影響的情況下,王烈才停止了這一固定時間段要走的流程。想到這里,我的種種擔心方才逐漸散去。并在不知不覺當中體味、感受起了此刻從夏姜身上感受到的未曾體驗過的快感起來  

  “奶奶的,這幾個月我肯定是瘋了,上了路昭惠這樣的大背景大來歷的女強人,上了觀雪、蘭澗她們幾個邪教的圣女,破了胥悅那美女的處女身  現在更直接上了所謂的神女  ”

  當腦海里冒出這些念頭的瞬間,我竟然產生了巨大的成就感!在這種成就感的推動下,我原本緩慢的動作逐漸加快了起來。而夏姜的下體也隨著不斷產生而分泌的淫水而變得潤滑,唯一沒有變化的依舊是緊湊的肉壁以及溫暖的包裹  

  此刻我面前兩個女人的各自的角色發生了變化。周靜宜注視著我和夏姜不斷碰撞和進出的交合部位,原本惡作劇般的表情變的饑渴淫蕩了起來,漂亮的杏仁眼中仿佛泛起了一層水霧,在撥弄這夏姜乳房刺激著夏姜情欲的同時,另一只手同樣摸到了自己的兩腿之間,如同藝術品般修長白皙的手指翻弄起了自己的那幾片鮮紅的肉片,并上下揉搓著。

  躺在地上的夏姜在經過了短暫的呆滯之后,終于出現了女人們正常的生理反應。我驚詫的意識到她似乎真的感受到了性愛的快感  她不停伸出舌頭舔舐著嘴唇,拼命搖晃起了腦袋,一只手勾住我腰部的同時,竟然模仿著周靜宜挑逗她的樣子撫摸起了自己的另一邊乳房。更明顯的是,她發出了跟周靜宜之前一樣的叫床聲,咿咿呀呀,聲音中幾乎毫不掩飾的透露出了愉快的意味。

  “難、難不成神女、仙女都是天生的蕩婦?”看到夏姜此刻的摸樣,我不僅想起了夏禹城中的玄女,雖然玄女是借了何艷秋的身體以寄宿靈魂,但當她附身何艷秋之后那隨意展示的妖媚表情于姿態,無不流露出一種對男性的誘惑,而她看學宗時的那樣子,若非當時有他人敵對環伺,同學宗來上那么一炮好像一點也不會讓人意外。

  略略的遲疑,令我的頻率自然而然的減緩了下來。周靜宜原本正在自摸,見我在這種時候居然都能露出若有所思的樣子,當即大腿一跨,直接跨坐在夏姜的頭上,把自己濕滑泛濫的肉溝貼到了夏姜的臉上,同時更前后摩擦起來。而夏姜居然對于周靜宜的這一舉動沒有絲毫抗拒或是反感。此時的她居然模仿起了我之前替周靜宜口交時的樣子,主動伸出舌頭笨拙的配合起了周靜宜此時瘋狂的舉動,批命刮擦起了周靜宜的鮑魚。周靜宜當即啊啊啊的叫喚了起來。一邊叫,一邊批命搖晃著腰部。同時把頭湊到了我的耳邊放肆的低聲呻吟。

  “插我啊  用力插我啊  我的寶貝兒  我的心肝肉肉啊  ”周靜宜淫蕩的浪叫聲刺激的我心跳加速。而她的雙手更貼上了我的胸口,揉搓,碾磨著我的乳頭。

  電擊般的快感,對欲望的渴求讓我瞬間忘記了一些,全身心的投入到了現在這讓我難以相信的三人亂交之中。

  低垂的視線下,夏姜的雙腿大大的張開,貼在地面的兩瓣雪白的臀肉被壓的扁平,股溝間鮮艷紅嫩的蚌肉當中,一根粗大,壯碩的赤紅色肉棍進進出出。激烈的摩擦和沖擊令包夾著肉棍的兩條肉片紅腫,被肉棍強行撐開的縫隙中,被擠壓出來的已經不是她藍色的血液,而是泛著泡沫的透明汁水。那汁水沾滿了我陰囊,順著我的大腿,還有夏姜高高抬起的股溝一點點流淌到了地面,漸漸淡化了地面液體原有的顏色。

  此時的石室內,彌漫著一股淡淡的香氣,那香氣仿佛帶著某種催情效果,迷的我神魂顛倒。而周靜宜卻沒有絲毫停歇依舊在我耳邊死命叫著床。

  “寶貝兒好棒啊  喔  喔  插的好深深  ”

  “啊  頂到人家花心了!討厭  討厭  ”

  “啊  插到人家小肚里了  哦  ”

  明知這女人是在裝,但視覺、嗅覺、聽覺、觸覺全方位的刺激,還是輕易的將我一次次的推向了欲望的巔峰。

  我喘著粗氣,腰部的頻率越來越快,捅的愈來愈深,狠不得每一次的都插入到夏姜體內的最深處。而事實上,我輕易的坐到了  因為我之后的每次沖擊,都成功探底。我甚至能通過我暴突的龜頭感覺到夏姜體內那柔弱的花蕊在我一次又一次撞擊中收縮,跳動。

  很快,騎在夏姜頭上的周靜宜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她忽然從夏姜的身上直起了身子。躺在地上的夏姜全身都開始了劇烈的抽縮。周靜宜一把將夏姜的上身拉了起來,然后重重的推到了我的面前,我條件反射般的將夏姜緊緊的摟抱在了懷中,而夏姜也哆嗦著勾住了我的脖頸,而周靜宜此刻直接繞到了我的身后,雙手環抱住了我的腰,前身貼在我的背后,如同男子做愛般聳動著腰肢,撞擊著我的臀部。

  借著周靜宜的撞擊,我更是全力的進行著最后的沖刺。

  “哦  哦  大雞巴好猛哦  大雞吧兒子好棒哦  ”

  “喔  媽媽要來了  快  快  把兒子的精液都射進來  媽媽要  媽媽要寶貝兒黏稠的精液灌滿媽媽的子宮!”

  周靜宜在我耳旁肆無忌憚的挑逗著我的情欲,最可惡的居然是還用上了“角色替代”的手段。在她瘋狂的刺激下,以及事實上已經陷入快感高潮的夏姜全身的痙攣摩擦下,我用盡全身力氣進行了最后百余次沖擊。接著我感覺到全身一震酥麻,一股明顯的熱流從龜頭馬眼出噴薄而出  那滾燙的液體沖擊的夏姜全身劇烈的顫抖。

   兩女一男在同時發出了一種極度滿足的呻吟后,前后摟抱糾纏著,緩緩的軟到在了地面上  

福利彩票走势图